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文明教育 > 陕西资讯 >

回顾上世纪80年代入学“装备”

2013-08-27 08:53  陕西传媒网-三秦都市报  字号:T|T

上世纪80年代:理想是最热的入学“装备

1984年,仵埂(三排左一穿深蓝色衬衫)大学毕业时全班同学合影。

有人说,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把“人”字大写的年代,是一个冲突的时代,也是不断突破禁区的时代。在这十年中,中国改革开放度过了它的黄金十年。文学回归,被誉为“第二个”五四的启蒙运动,都发生在这十年当中。

而刚刚恢复,日臻完善的高考制度,完成了对一代青年才俊的洗礼。那是精英教育的巅峰时刻,不超过4%的高考录取率,让大学生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。这一代大学生的共同特点是雄心勃勃,理想高远,个人目的与崇高理想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。而国家与社会也对这一代大学生寄予厚望。中国社会从来没有像这十年一样,将舞台的聚光灯高度集中在一批青年身上。

他们继往开来,即将翻启未来中国20年腾飞的华章。

激情燃烧的“知识竞赛”

1977年恢复高考时,21岁的仵埂,正担任老家富平县仵家堡生产队队长。那时他的名字还叫仵晓华。

因舅舅自杀问题受到影响,初中毕业后,仵晓华没能如愿升入高中,而是直接进入生产队劳动。高考点燃了他压抑多年的对知识的渴望。实际上,就在他在生产队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,他仍如饥似渴地搜集和阅读他能找到的一切书籍。1979年他参加了第一次高考,差了十几分。毕竟,没有上过高中,又“断学”数年,对他有很大的影响。他决定参加补习。但遇到了公社这道坎。当时他刚被选为大队长,兼公社管委会委员。他带领大家办工厂、栽果树,被评为富平县十大青年标兵之一。要把自己竖起的红旗砍了?大伙都不同意。关键时刻,幸亏公社副书记为他说了几句好话,仵晓华获得一个宝贵机会。

在刘集中学,仵晓华度过了终身难忘的八个月。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“气吞山河如虎”,恨不得把眼前课本都吃下去。由于之前有过大量阅读,语文、政治、历史对他来说问题不大,关键是数学。受文化大革命影响,初中时他也没怎么正经学过数学。现在得用8个月,将整个初高中数学打通。由于废寝忘食地专注,有一次,仵晓华竟然学“晕”了过去。高考时,仵晓华数学考了四十多分。在那个年代,这是一个十分优秀的高中应届生才能达到的成绩。

高考贴榜那天,他从家骑自行车赶了十几里路抵达刘集中学,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在榜,“心里一阵狂喜”。他对记者回忆说:“那种心情无以言表。”

仵晓华父亲在陕西歌舞剧院做舞美。距离陕西师范大学开学前十几天,仵晓华就回到西安的家中。因为此前经常参加大会、发言、作报告,见多了大场面,所以相对许多新生的激动兴奋,仵晓华在入学那段时间倒相对从容,令他记忆犹新的是入学后的宿舍生活。

高考来之不易,考上大学同样来之不易。对求学近乎痴狂的绝非仵晓华一人。仵晓华发现,宿舍的同学开始了一种非正式竞争,他们甚至展开一场公开比赛:比赛谁看的书多。仵晓华给自己的计划是:每周七本。所有人都恨不得把校图书馆的藏书一口气吞完。一天,宿舍里举行了一场阅读比赛,在规定一小时里,比谁看的页数最多。仵晓华的成绩是30页,而冠军,一名叫刘卫的同学竟是惊人的70多页。仵晓华认为刘卫作弊,拿过书考他,对方竟答得滴水不漏!

由于阅读积累深厚,仵晓华与一名叫高从宜的同学,一度“霸占”宿舍内“学术会”的话语权。有一名叫王新存的同学,因其家境较差,上大学前没看过什么书,也便从来沉默不语。数月后,王新存竟主动找到仵晓华等人大谈鲁迅。王新存滔滔不绝,仵晓华和高从宜竟哑口无言,目瞪口呆。一问才知,原来,该同学利用这几个月“蛰伏期”,偷偷把《鲁迅全集》看完了!

虽然时时存在“或明或暗”的知识竞争,但在仵埂看来,当时舍友之间却是亲密无间的。仵埂说,这种“小环境”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,能推动圈子里的人都走向成功。毋庸置疑,那个年代的大学,孕育了许许多多这样的小环境。在精英教育最辉煌的年代里,即使最普通的一名大学生,当他走到街上,也会感到路人投来的敬意,身体里激荡起改变世界的烈烈雄心。

视野有多宽舞台有多大

1989年8月30日,是庞世文第一次走出大山的日子。

庞世文1968年出生于商洛镇安县一个普通农家。当地人把“考出去”叫“翻秦岭”。在当时,“翻秦岭”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尤其是考上本科。整个县城只考了70多个本科生。和庞世文一起考上宝鸡师范学院的还有一名同学,他俩都在县中学读书,两家也离得不远,两人联系后决定结伴而行。29日早上8点,庞世文和同学乘公交车从家里出发,赶到县城已是中午11点。由于从县城到西安需要八九个小时车程,即便此时出发,到西安也已经天黑。于是二人便找了一家招待所,花5元钱住了一晚,第二天早上7点,再从县城出发。

庞世文至今仍记得汽车驶出大山后,第一次看到平原带给他的巨大震撼:大巴在摇晃了8个小时后,逶迤的群山像窗帘向两边拉开,接着被一只橡皮擦得一干二净:眼前打开一片无限延伸的空旷画板。过去,平原只在他的地理课本中出现过,他无法想象它的样子,如今,这一幕就真切呈现在眼前:阳光均匀地抹在田野上,远处的地平线平直如尺,耸立其上的高压线塔如笔尖一点一点。24年后,他在向记者回忆那一幕时仍难掩兴奋:真的,视野有多大,思想才会有多广阔,这是直觉的反应!

到了西安,找不到火车站怎么办?幸好,乘车时认识了两名当兵的年轻人——他们刚刚探亲归来,准备乘火车返兰州。庞世文等二人也没多说,下了车,就大包小包,紧跟上两人,一路穿行来到火车站。

从没买过票,只说去宝鸡,也不清楚车次,两人稀里糊涂买了两张晚上8点的票,殊不知这是趟慢车,逢站就停。由于紧张和兴奋,又害怕迷路,二人饭也没吃,就在候车大厅从下午4点候到晚上8点。广播说检票了,他们赶紧拎起包就跟着人潮走。“现在想起来真后怕。当时根本不懂什么站台的概念,如果走错了队,上错了火车,那可就麻烦大了。”抵达宝鸡时已经是次日凌晨4点。7点钟,一辆学校接新生的大轿子车来到火车站。车前有个牌子:宝鸡师范学院接送新生车。两名小伙子这才大舒一口气,漫长的行程终于告一段落。1989年的大学生物质条件仍远不能和现在相比,但精神上依然富足。记得刚走进校园,看大二大三的学生打篮球,跑步,校园里很热闹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青春和活力,这不禁让庞世文深深羡慕,他想尽快融入这种生活。而在庞世文眼里,现在的大学完全不一样:“暮气沉沉,校园生活显得很冷清,看不到几个活蹦乱跳的孩子”。这位西安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陷入思考:是不是学习压力太重,把孩子们都学傻了?

父母叮嘱

为社会做点事情,一心为公,做一个为大众谋幸福的人。好好学习,要和同学好好相处,不要太吝啬,要懂得互相帮助。绝对不能打架,干违反校规的事。

大学费用

仵埂:没有学费等费用,因有每月23元补助,一学期最多花费家里20~30元。

庞世文:不交学费和住宿费,大一刚去只交200多元书费。每月有30元、34斤(女生30斤)粮票的生活补助。一学期需要家里给的生活费不超过300元。买一条裤子,不能超过15元。

求学行囊

仵埂:母亲亲手做的一床被子、褥子。必备的生活用品:毛巾、牙刷、牙膏等。一只大木箱:里面装满了最爱读的书: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、《创业史》、《曹禺选集》、《普希金诗集》、《牛虻》、《红旗谱》、《小二黑结婚》等。

庞世文:一个书包,两床被子,还有一只木箱:里面装着衣服和生活用品。

交通途径

仵埂:从西安直接乘公交车赶赴学校庞世文:先乘坐公交从村里到镇安县城,然后坐长途车到西安,再坐火车到宝鸡,乘坐学校接新生的专车,抵达学校。学长寄语

仵埂:我常在当代大学生身上看到一种普遍的萎靡。相比我们那一代学生,当代学生最需找回的是毅力和活力,找回精神内部的支撑。人要有所向往。精神没有前方,没有彼岸,人生注定是无力的茫然。

庞世文:要有责任感,对家庭、国家、社会的责任感。无论选专业,找工作,都要剔除过强的功利心,要懂得人有追求,才能有真正的事业。文/图本报记者王继成

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(edu.wmxa.cn),转载请保留本链接,敬谢!

    全站热点
    白水县多管齐下破解难题促学前教育长足发展

    2013-08-26 09:08阅读

    我省组建教育实践活动党员代表监督小组贯彻群众路线

    2013-08-24 08:49阅读

    陕西定向招录培养干警349名 8月28日开始报名

    2013-08-23 10:58阅读

    我市召开2013半年教育工作总结会

    2013-08-20 16:15阅读

    村主任默不作声卖掉村上学校18间房

    2013-08-16 15:08阅读

    陕师大围棋队在12届“应氏杯”中国大学生围棋赛中再获佳绩

    2013-08-13 16:26阅读

    佳县英特尔未来教育项目核心课程培训开班典礼圆满举行

    2013-08-10 14:32阅读